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2章 喜从天来
    “爵爷,喜从天来啊!”

     “喜从天来?此话怎讲?”

     “爵爷,陛下已经下旨了!前大学士柳敬言之女柳如烟,年十六,知书达礼,貌美如花。今许与爵爷为妻,天子为媒,奉旨成婚。”

     “呃,奉旨成婚?不是吧,能不能不要?”

     萧晋,也就是以前的萧凡,闻言低头看了一眼周围的奴仆,一脸郁闷地说道。

     其实吧,奉旨成婚这个词语,他还是知道的,只是,他实在是没有想明白,这无端端的,怎么还会有什么奉旨成婚的破事?

     难不成,自己倒霉地从一个高度文明发达、科技进步的新社会,穿越到了这个落后、无知、闭塞的旧社会还不算,甚至还连自己选择老婆的机会都没有吗?

     这也太倒霉了吧!

     谁知道这个所谓的大学士之女,到底是美是丑,是肥是瘦呢?如果,她是一个身材肥硕,满脸长满青春痘的大胖子,难不成,自己也要和她成婚吗?

     你还别说,这样的事情还是挺有机会会发生的。因为,萧晋在这两天的时间里所见到的女子,无一不是身材庸肿、资质平凡的。

     当然了,这其实也与他在这几天时间里所见到过的女子,基本上都是他的侯府里的那些使唤丫环,或者是府里帮工的那些老妈子有关。可是,这起码也能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在这个时代里的女性,总体素质其实应该是不高的。

     所以,尽管这圣旨上说的是,柳如烟年十六,知书达礼,貌美如花,可是,谁又知道是不是呢?如果是没有亲眼亲自验证过的话,萧晋是怎么也不相信的。

     当然了,要亲眼见到一个尚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可不容易。

     虽然,在这个名叫“北郑”的王朝里面,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大防程度,也并没有达到后世明、清时代的那么严重,可是,这寻常人家的千金小姐,也不是想见就能随便见的啊。

     她们这些千金小金,一般只会出现在一些比较封闭的场合,或者,出门的时候,绝大部份时间都会坐着马车、官轿什么的,所以,寻常百姓是见不到的。一般见到,多半就已经是在她成亲的当天了,新郎在洞房花烛夜的那一刻,也就可以见到自己的新娘到底长成什么样了。

     “这……”

     结果,周围的奴仆们闻言,一时面面相窥,可真的是不知道怎么作答好了。

     皇帝赐婚,你还不要?这也太过份了吧。

     这放在平常人家,可就是天大的好事情啊,连求神拜佛的时候,都会感激不尽的!可怎么落在萧晋这里,反而是满脸的郁闷?

     要不,外头的人怎么都说自家的爵爷是被那一板砖给砸得有点傻了呢?

     就目前的这个情况看来,确实有点像。要知道,他在以往的时候,可不是最喜欢那个柳小姐的吗?甚至喜欢到,不惜以自己的堂堂爵爷之躯,跑去去爬人家的墙头!可是现在,怎么这赐婚的圣旨都下来了,他反而是没有什么反应了?

     好歹也应该高兴一下啊,而绝对不能是现在这般郁闷、懵逼的样子,就他现在这般郁闷、懵逼的样子,自己这些人,可还怎么讨赏啊?

     “爵……爵爷,您都不记得了?”

     半晌之后,才有其中一个胆子比较大的奴仆,试探着问了萧晋一句道。

     “嗯。不记得了。你们快点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萧晋当然是不记得的,于是,只能是让那个奴仆继续说了。

     其实,在这几天的时间里,他大概都是通过这种方式来了解这个时代以及他目前所身处的这个环境的。

     也好在是他是堂堂的爵爷吧,在这个食邑男府里,他就是唯一的主人,所以,尽管他的问题很多的时候都是匪夷所思,可是,偏偏就那几个奴仆,还没有一个人敢欺瞒他的,甚至,他们也不敢怀疑他的身体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了,大多数的人只敢是在私下里嘀咕两句,自己家的这个爵爷,自从是那天在柳府被板砖砸过,醒过来之后,神智似乎就有点不清楚了。

     不过,不管神智到底是不是清楚的,主人终归还是主人,所以,他们也只敢是将这些话埋在心底了。于是,很快就有人向萧晋解释道了,“爵爷,这是敬妃娘娘的意思。娘娘知道爵爷对柳小姐一往情深,而柳小姐呢,又贤良貌美的,还是大学士之后,双方门当户对的,所以,这才特地向陛下请旨,赐下了这场姻亲的。”

     “哦。”

     经过奴仆们的一番解释之后,萧晋才总算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是自己这个身体的前主人,先是对这个名叫柳如烟的女子一见钟情,于是,这才有了现在的这场皇帝赐婚的。这么想来的话,这场婚礼,事实上,也并非是那么不可接受的。

     因为,之前的那个身体的主人,既然是能够对柳如烟一见钟情的话,那起码是说明了,柳如烟应该是长得不差的,甚至还挺漂亮的,否则的话,他也就不会一见钟情了。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的话,他可真的是大大松了一口气的。

     “嗯。有关柳如烟的事情,你们再多说一些。”

     只是,萧晋仍然是不太清楚自己与柳如烟的关系到底是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了,所以,这个时候就只能是继续拉住那几个奴仆问道了。

     而那几个奴仆呢,被他这么一拉,一时可真的是有点受宠若惊的。

     因为,这萧晋毕竟是陛下御封的堂堂爵爷啊,能对他们这些低贱的奴仆们这般的和颜悦色,这可真的是有够难得的了,这让他们产生了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错觉,于是一骨碌地,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纷纷都说出来了。

     当然了,他们在说的同时,多少还是会照顾到一点萧晋的情绪的,于是,也不太敢直言,柳如烟在以往,甚至是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他一眼的,而外头的那些儒生们,也纷纷是将他当作了是笑话来取笑的。不过,尽管他们说的已经是足够委婉了,可是,萧晋却还是敏锐地从中发现了几个比较关键的信息。

     第一个信息就是,柳如烟原来应该是并不想嫁给他的,又或者说是,在这个圣旨没有下来之前,甚至是整个汴梁城里都不会有人考虑这个问题的。因为,在他们看来,柳如烟和萧晋,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萧晋是远远配不上柳如烟的,所以,根本就不必多想了。

     第二个信息就是,汴梁城中的其他人,对他应该是比较敌意的,否则的话,他们也不会在他爬上了柳府墙头的时候,直接就给了他一板砖。

     第三个信息就是,那个敬妃,也就是他的便宜姨娘,应该是比较疼他的,这不,在知道了他确实比较喜欢柳如烟之后,居然是说动了天子下旨,请他给自己和柳如烟赐婚,有天子赐婚的话,其他人就算是有再大的不满,大概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其实,几个奴仆说不清楚,同时也是不可能知道的一点是,敬妃之所以请动了天子为萧晋和柳如烟赐婚,其出发点,可不仅仅只是疼爱萧晋这个外甥的这层关系的。

     事实上,她与萧晋的年龄相差还不到五岁,两个人在此之前又没有见过几面,所以,提什么姨甥感情都是虚的,是根本不存在的。

     最实际的情况是,萧晋目前已经是成为了他们杨氏这一血脉里,硕果仅存的一支了,所以,尽管,他并不是姓杨的,可是,好歹也是她们杨氏唯一的血脉了;所以,无论是为了血缘关系着想,又或者是为了她自己以后在宫中的地位,敬妃其实都必须要尽力扶持萧晋这个外甥的。

     因为,敬妃在宫外,已经是完全没有自己的势力了。而其他的妃嫔呢,在宫外多半还有着自己的助力,也就是她们的本家。这些本家,在享受着宫中的妃嫔带给他们无上尊荣的同时,事实上也会成为宫中嫔妃们的臂膀的。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这本来嘛,妃嫔们如果是受宠的话,他们本家在皇帝面前,自然也就是红人了,红得发紫了,也就会被封为国丈或者是国舅什么的了。

     这些国丈和国舅之类的,都是能够参政的,所以,他们如果得宠的话,反过来也是能够“支援”后宫的这些妃嫔们的。

     这个依存关系还是挺重要的。可是偏偏就是,由于两年前的那场冤案,敬妃本家的全部男丁几乎都受到了冤案的拖累,所以,现在在宫外,她已经是没有半点可依靠的助力了。所以,她现在必须要考虑全力扶持萧晋,之前为他求来一个食邑男的爵位,事实上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至于后面的计划,她其实还没有来得及实施,结果就被一个刚刚传来的消息给激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