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结草衔环
    世界上有这样一种人,他们总能记住别人给予的一点点帮助。

     哪怕此去经年,这份恩情依旧会在他们的心底沉淀,慢慢生根发芽。

     也许,一个偶然或必然的机会,待到他的恩人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们会尽自己所能予以回报。

     或许,这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

     在一次和夏帆闲聊中,夏帆告诉我:“尽量给予需要的人以帮助,也许你一个不经意的转身,发现你的回报远远大于付出。”

     “比如说呢?”我问道。虽然我认同多做好事是积善德,但是对于他说的回报大于付出,我却不怎么赞同。

     毕竟一个行善的人不是为了利益而去行善,去帮助他人。他只是为了在自己需要帮助的时候也能获得别人的帮助。或者,心底的善良使得他去施舍一份关怀,一份同情,去获取一份心安。

     “我说的可是有事实根据的,你且听我细细道来。”夏帆不慌不忙的应到。

     接下来夏帆向我讲述了事情的始末。

     李若琳琳姐是我的邻居,她是一个即将奔三的姑娘,她是一个勤劳能干,心地善良,乐于助人的女孩子。

     由于我们住的比较近的缘故,抬头不见低头见,因此时间长了,我们渐渐熟络,她也就知道我的一些事情。

     有一次,她找到我对我说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她告诉我,她最近一年半载总是对危险有着一些超乎寻常的预感,每次危险发生前一段时间,自己总能获得这样或那样的提示,避免危险的发生。

     她说,自己有一次出门,出门前莫名的感觉心悸,当时也没怎么当回事,以为这只是错觉,可是当她走到小区里的时候,一只迎面而来的流浪狗从她身前走过,一口咬在了她的腿上,疼的她直吸气,不仅花费了几百的医药费,而且还耽误了几天上班的时间,最最重要的是,还要平白无故的受这份罪。

     还有一次是几个月后,在准备上楼的时候她产生了同样的感觉,于是想起了自己被狗咬的那次,心底一阵发寒。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结果就在她前方不远处,一个花盆从天而降,砸在了一个路过的中年人身上,幸好坠落楼层不高,只是造成了当事人颅腔出血,以及轻微脑震荡。

     想想事情的经过,琳姐不由得一阵心悸。

     然而这还不算结束,就在不久前,她在一次打出租的时候,产生了同样的感觉,而且这次比以往更加强烈,琳姐并没有上车,而且提醒了一句司机注意安全,司机感觉莫名其妙,嘟囔了一句便扬长而去。

     不久之后,不远处就传出了一声巨响,一辆出租车与迎面而来的泥头车在一座桥上相撞,车子连同司机本人坠落桥底,造成一死七伤的严重后果。

     讲到这次事故的时候,琳姐也是一阵心有余悸,轻轻的拍了拍饱满的胸口,长长的舒了口气。

     听完了琳姐的讲述,我感觉一阵的惊疑。虽说预感这种能力会发生在平凡人身上,可是这种概率绝对不高,甚至低到几乎没有的程度。

     心中不解之下,在琳姐不注意下,我开启了天眼,看到一个瘦弱魂影伴随在琳姐身旁。

     这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出落得楚楚动人,也不知是一场什么样的意外导致了这个花一样的少女的消逝。

     在避开琳姐的情况下,我与这个小姑娘取得了沟通。

     通过这个小姑娘的讲述,我了解了始末。

     原来,这个小姑娘名字叫妮妮,是一个孤儿,父母因为意外身亡,只剩下孤零零的自己,在别人的介绍下,去到琳姐所在的公司上班。由于小姑娘聪明伶俐,善解人意,琳姐可怜她的身世,在工作生活上颇多照顾。

     由于琳姐的帮助,小姑娘的生活倒也勉勉强强。

     可是事与愿违,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让的小姑娘的一切变得一团糟,在得知小姑娘生病而无法支付高昂的医药费用后,琳姐拿出自己的薪水给她支付一部分费用。

     可是事情并没有向好的方向发展,病情越来越糟,在无法治疗的情况下,小姑娘在避开琳姐的情况下办理了出院手续,并请求医院向别人隐瞒自己无法治疗的事实,然后一个人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直到自己病逝。

     病逝以后,出于对琳姐的感恩,小姑娘并没有立刻去轮回,而是陪伴在琳姐左右。不久之后,自己也要离开姐姐,虽然不舍,但毕竟人鬼殊途,常待在姐姐身边对她并没有好处。说道这里的时候,小姑娘长长的叹了口气。

     关于妮妮的事情,我并没有告诉琳姐,与其那样徒增伤感,不如就保持现状的好。

     事后,我告诉琳姐,这也许是她经常做好事的缘故,使得上天对她眷顾吧!

     琳姐只是轻轻一笑,说道,也许吧!

     错过这个时间点,在一次偶然的闲聊中,我有意无意的问琳姐,认不认识一个叫妮妮的小女孩。

     琳姐告诉我这是一个乖巧可爱的孩子,但身世却很可怜,在一次生病出院后就突然失去了联系。

     然后她抓住我的胳膊,忙问我怎么认识妮妮的,她现在在哪里。

     我告诉她妮妮现在过得很好,只是因为有事,一直没有与你联系,她让我代她说声谢谢,谢谢你这位好姐姐一直以来的照顾,可是她却不能帮到姐姐什么。

     琳姐点了点头,不住地说那就好,那就好,姐姐只希望他能够好好的。

     只是,在我转身离开的时候,我看到琳姐无声的抽泣以及眼角滑落的泪滴。

     或许,妮妮不在的事情,琳姐早已知道,只是她自己不愿承认罢了。

     ……

     “这是结草衔环的现代版本啊!每想到还有这么知恩图报的小姑娘,只是这小姑娘真可怜!小妹妹,一路走好!”我很欣赏小女孩的人品,可是命运弄人,只能轻轻地叹了口气:“这小姑娘这么可爱聪明,为什么就这么早就走了呢?命运不公啊!”

     “这是命数,天理循环,命运是公平的,你焉知道她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呢?就算这辈子没有,那上辈子呢?凡是不要早下定论。”夏帆反驳道。

     “你还有没有人性,这么乖巧伶俐的小姑娘让你说成什么了?我才不信这样一个小姑娘会犯下无法弥补的大错。”我连忙为小姑娘辩驳。

     “这你不懂!”夏帆露出了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

     “切,少在大爷面前故作高深。”我一副恨恨的样子。

     “算了,给你普及下‘常识’。也许有时候你以为的善反而是恶,比如你救下了一个杀人狂魔,而这个人却在接下来杀了几百人,你说你是为善还是为恶?”

     “善恶有时候并没有明确的界限。你以为的善也许在一定条件下不是善,而是恶;而你以为的恶在一定条件下同样是善。”

     “同样的,人道的善和天道的善也是一样有些差别的。不能说天道的善和人道的善哪一种才是真善,但是天道运转却是以他自己的准则来评判,来安排冥冥之中的定数。”

     “好心也会办坏事!”

     “那你这么一说,以后还要不要做好事?”我笑问道。

     “善不可以已!虽然有时候会好心办坏事!但是我们总要对得起自己的心!”夏帆坦然道。

     “对得起自己的心!是啊,凡是不就是求个心安吗?”我自言自语道。